<address id="ndrnn"></address>

      <span id="ndrnn"></span>

      <address id="ndrnn"></address>

      旗袍里的眼泪

      2016-04-25 14:00:27

             花样年华,是一幕幕爱恨交织的光影。肆意地从年华里扯出来一张,处理、加工,便定格成了一张斑斓的舞台剧照。没有对白,只有苍白的眼神。擦肩而过,没有再回头多看一眼,没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
       
             总是会有一个陌生的女人,平白的出入到我们的视线。她总是身着一身旗袍,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子,能把旗袍穿的那么有味道。让人可以忘却她的妆容,让人开始默默地关注她,猜想她的过去。作为一个路人,她从不停下脚步,周围在她眼里都是空气。印象里,只有那一身端庄的旗袍,很美很美,总是忍不住狠狠的想你,总是希望这一刻能够暂停……

      \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在乎另一个人的笑容,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种神秘,那种永远无法触摸到的神秘。大提琴总是响起那样低沉的声音恰好出现在命中注定的场所,总是一样的剧情,却在不同颜色的旗袍中穿梭,悲凉的让人痛心。

      \
       
             想要悄然离去,却无奈花样年华太刺激,甘心沉默在情节里,然后笑她无情,连一场欲望都舍不得回避。期待一阵春风,却没有想到此刻你的出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目光相互交错,曾经只会出现在梦中的场景,如今在我炽热的心里,不管你是不是刚好经过,我真的为你着了魔,按捺不住自己那颗填满欲望的心,宁可自己陷进去,也要疯癫到梦醒。

      \
       
             独自一个人唱着回忆,回忆在我眼里早没了那个昔日的你,有的只是那些色彩艳丽的旗袍,每次看到别人穿着这样的衣服,总是想起了当初的那个你。抱怨它们太美丽,也许是自己太煽情!你的背影为何总让人难受?为何你的一个转身在我眼里却是那样的漫长。掌握不了心中的那份闪烁,无奈奢望你的欣然接受,你总是无情地逃避,在我眼里泪如雨滴。

      \
       
             我匆匆地跟着你的步伐,希望可以走过你涉及到一个个地方,是否那里都有你的足迹?是否那里都有你的回忆?也许是我想的太复杂,那里也许什么都没有,惟有自己的眼泪,潸然离去。何曾想过,那个穿旗袍的女子,总是泪流满面……

      \
       
              潋滟红尘,刀光剑影从我的脑海闪过,我陷入一阵沉思,我不再相信任何人,不再相信亲情,那些将我遗弃的人,不再相信友情,那些出卖背叛我的人,不再相信爱情,那些贪恋我姿色的男子。绝世的容颜,冷漠的眼神,曼妙的身姿,我不屑烟尘迷茫的社会,我只是想静静的看看,滚滚红尘,三千世界,到底,是怎样一张不堪的面容,笑过之后,我便消失在这座城市里,没有人知道,我从什么地方来。也没有人知道,我的名字,我的年龄,我的身世。只知道,我是春夏秋冬都穿着旗袍的倾城倾国的女子,总在黄昏的时候,出现在那条叫做青海的路上,走入那间叫做莲花的酒吧,坐在里面,眼前始终放着一杯酒,忘情水,夜尽酒无。

      \
       
             觥筹交错中,我一眼扫过那些薄情的人,一杯杯的喝酒,一次次的酒疯,一回回的贪婪,依然无动于衷,即使,我极其厌烦,不屑。因为我懂得,这就是那庸俗的世间,喧嚣的人群,我不喜,只是想看看,笑笑,就离开的。

             但是,夜里,我总会哭泣,一滴滴泪都落在华丽的旗袍上,晕染成一幅幅画,亦是那么唯美。我,终究是寂寞的,才十八岁,却经历了沧海桑田,一场场的浩劫,让我总是梦回从前,历历在目。

             我只记得一件事,那就是我答应替我死的那个人完成一个心愿,替他活七年,看看这座红尘的城市。七,是一个轮回,是一个劫数,是一种结束,也是一种开始。

             七年,我笑的极少,见过的人也是极少的。七年之前,初来这里,没有人知道,七年之后,这座城市的人都知道了,一个穿旗袍的女子。我却消失了。整整七年,来的那天,离开的那天,都是七月初七。

      \
       
             我知道,冥冥中自有一种定数,是我离开的时候,我乘飞机去了青海湖,这是埋葬他的地方,也是我要殉葬的地方,这一生,除了他,我谁都不曾爱过,甚至自己,只因他用他的生命,换了我的生命,说,来世也只为我。

       \
       
             那一夜,金风玉露一相逢也属于我和他。因为,七年的旅途,我替他的一生,也是我和他的一生,终于走完,七年的泪水,也终于将我和他的曾经洗尽铅华,呈素姿。今生今世的劫数,也该离散了,我们,也该相聚了。

      \
       
             那一夜,青海湖的岸边,铺满了我七年所穿的旗袍,都被泪水浸染了。从那夜之后,民间有了一个说法,人生是一袭华丽的旗袍,里面滴满了眼泪。从此,红尘也有了一个传说,那就是旗袍里的眼泪。

       

       
      ☆官方网站:www.sungilfood.com

      ☆官方微博:徽帮裁缝高级定制

      ☆微信号:hbcf_1912(服务号) hbcf-1912(订阅号)

      ☆全国统一服务电话:400-0088-669
      ☆门店地址:中国·合肥 蜀山区黄山路1912商业街B区16栋-1-1


      返回品牌微刊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