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drnn"></address>

      <span id="ndrnn"></span>

      <address id="ndrnn"></address>

      古徽州年俗——请裁缝

      2016-04-15 13:57:26

             过年穿新衣服,那是中国人过春节的标志,改不了的。

      \
       
             在皖南徽州乡村,乡民们要在年前做的又一件大事就是---请裁缝。
       
             腊月里,村里有人家上街割肉摇面条了,有人就会问一句:今天来客了?回答:供裁缝师傅。话语里有着掩饰不住的欣喜和自豪。

             这供裁缝,就是将那乡里土生土长的裁缝师傅请上门,做一家老小过年的新衣服。裁缝师傅上门了,主家要用猪肉饭供师徒一日三餐,然后另付工钱。钱是按工时算的,一件棉袄、一件单褂,工时都按市面价约定俗成。所谓猪肉饭,也就是饭菜要比平日里荤腥些,家底厚些的人家,荤腥大点,花样多点;家底不济的,那些天也要尽可能改善伙食,起码得达到待客的标准。一个“供”字,道出了那时乡里人对裁缝师傅的重视和爱戴。

             上门的裁缝师傅一般都在主家的院子里或门前空旷的晒坦上摆开阵势,一块平整的门板放平了就是裁剪台,一台缝纫机是随身带来的,暖和的太阳底下,师傅在前面量体裁衣,小徒弟在旁边的缝纫机上踏机走线,哒哒的缝纫机一响,快乐一般要延续到最后一件衣服完工。
        
             开张伊始,主家将要用的衣料全都摆在裁剪台上,那大都是卡叽布和被称劳动布的粗纺布,有一些灯芯绒布算是好的了。家里的主妇拥着这些布,笑意盈盈地和裁缝师傅说明着要做的衣服大小和式样,裁缝师傅则为主家计算着布料的多少,谋划怎么样用布最为节省,碰到必须添布料的事,主妇要征求在一旁抽烟不作声的丈夫,一家之主的男人往往是一笑一挥手:问个屁,钱不都在你袋袋里么。夫妇两个的语气都透着欢愉和畅快。

      \
       
             四周的邻居这时都会围上来,评论布料质地,议论这一家新衣服的多少。并不是每家都要请裁缝师傅的,有的是还有过年能上身见客的衣服,能省就省了,有的就是那一年的收成欠丰,顾得了肚子顾不了面子,不得不将过年穿新衣的习俗打了折扣。那语气里和眼神里,有了羡慕也有了感叹。

             当然也要评裁缝师傅的手艺。与乡村木匠师傅和杀猪师傅等等比起来,裁缝师傅真算是乡村里的文人,他们一般都瘦弱白净,身材也是高挑挑的,穿的整齐伏贴,在台上裁衣的时候,伸出的手指细长、干净、绵软。他们会尽量满足用工主家的各种要求,不多话语就将主家的意图办了。有资历的师傅会同时带二三个徒弟,而再和蔼的师傅,和徒弟都是不苟言笑的,话说的简明扼要,一举一动中有一些酷劲。也有活络一些的裁缝师傅喜欢和围着他们的小媳妇大姑娘开玩笑,但说出的话温雅含蓄,不象其它行当的师傅们口无遮拦、出口带色。于是,那些在山野里劳作惯了的媳妇姑娘们,和裁缝师傅对话时也多了几份矜持,那些似乎早已离她们远去的女人的羞涩也一下子重回到了身上。
             那时的乡村,往往是三代同堂,一个家庭做过年衣的时候,最先考虑的是家里的老人,然后是孩子。孝顺而又手头宽裕的,给老人作的衣服里外三新,老人要向外人夸耀小辈的孝顺,也往往是从箱底翻出了新衣服来佐证。给孩子作衣服时就有些费思量,要考虑孩子抽条抽的快,要考虑几个孩子之间的平衡,最主要的是考虑手中不多的钱,有时,就只给孩子做上衣或只做裤子,好歹在正月里要见新。年衣做的最少的,反而是为请裁缝师傅忙里忙外手脚不得闲的主妇,她们的衣服大都在最后做,能做一件好一点的罩衫就满足的什么似的。剩下的一点零碎布头,她们会让裁缝师傅再额外做一双袖套或别的小东西,再碎一点的,收起来,留着以后糊布片纳鞋底。

             做完的衣服放进柜子里,没挂的习惯,整整齐齐叠起来,大年初一的早上,才能正式上身。我那些童年的伙伴们,往往在大年初一的早晨,穿着一身簇簇作响的新衣跑来相邀去玩,那些兰卡叽和黑粗纺布的新衣服折痕明显,还带着樟脑丸的味道,映出的,却是那个岁月里最纯真的笑容。

      \
       
             是小孩总有不小心的时候,要么是炮仗的火星将衣服烧出洞,要么是一跤跌在泥坑里,这时,小伙伴大都会哭天抹泪,甚至吓的不敢回家。虽说大过年不能打骂孩子说难听的话,但他们的母亲,那些在请裁缝师傅的过程中最忙最累的主妇还是会痛心的说:你啊你,明年请裁缝不再把你做衣服了。

             日子就这样走到了当下。现在,市场最不缺的可能就是衣服了,衣料轻薄又保暖,样式新潮又靓丽,买不起贵的,便宜一点的也应有尽有,于是,从八十年代开始,乡里人再也不请裁缝师傅上门做过年新衣了。

             请裁缝的习俗就这样在乡村渐渐消失,而且比其它几种年俗都消失的彻底,乡村的裁缝师傅更是已经绝迹。反而是在大城市,手工制作衣服越来越成为高贵人士的享受。

      \
       
             此时此刻,我摸着钱包在想春节前到底要不要到品牌店里买什么衣服,心里,怀念着当年那铺洒在乡村裁缝师傅裁剪台上的暖阳和那些人们的笑容。

             将一年里用辛劳换来的收成裁剪为暖心的欢乐,将幸福的片断连缀成以后长长的日子,那曾经的请裁缝的乡村年俗,不能不让人怀念。


      ☆官方网站:www.sungilfood.com
      ☆官方微博:徽帮裁缝高级定制
      ☆微信号:hbcf_1912(服务号) hbcf-1912(订阅号)
      ☆全国统一服务电话:400-0088-669
      ?
      ☆门店地址:中国·合肥 蜀山区黄山路1912商业街B区16栋-1-1

       

      返回品牌微刊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