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drnn"></address>

      <span id="ndrnn"></span>

      <address id="ndrnn"></address>

      触痛心底的长亭往事——湖底青花

      2015-10-17 14:16:28

        一
        
        他家中有一个古老的青花瓷瓶。
        
        父亲传给他的时候,嘱咐他要好好保管,不论如何都不要毁了它。他战战兢兢地接过青花瓷,双手颤抖,指尖冰凉。
        
        他的手比手中的青花瓷还凉,以至于捧着青花瓷的时候,他甚至感受到了青花瓷散发出的淡淡“热量”。像一种奇妙的“体温”,然而这种奇异的“体温”并没有带给他温暖,反而让他产生了一丝恐惧。
        
        这个漂亮又古老的瓶子,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小时候不肯睡觉,缠着门房老王给他讲故事。直到老王讲的哈欠连天,他还不肯走,每到这个时候,老王就会说起家里收藏着的那个青花瓷的故事。
        
        他从来没有听过一个完整的青花瓷故事,因为每次听到一半,就已经吓得屁滚尿流,哇哇大叫着跑回去,为此还砸坏过几个瓷瓶。
        
        其实也不是很恐怖的故事,老王说:“那个青花瓷年代好久了,早就成精了,你们家家大业大,全靠着这个青花瓷的庇佑,要不然谁敢把一个会唱歌的鬼瓶子放在家里啊?”
        
        跑回房间后,他蒙着头躲在被窝里,捂得汗流浃背,被窝被他灼热的呼吸暖的像火炉,他也不敢露头,生怕一露头,就能听到哪个瓶子里会传出恐怖的歌声。
        
        几天后,他的被子里就有了浓厚的汗馊味,老妈子过来收拾床铺的时候,差点拖着他去看郎中,说他夜间盗汗这么厉害,得去瞧病。
        
        他解释半天,老妈子才放过他,还说:“你别听那个死门房乱说,没有瓶子会唱歌。”
        
        他如释重负,正一身轻松的时候,老妈子抱着馊了的被子走到门口,小声地嘟囔了一句:“没听过那瓶子还会唱歌啊,不是说半夜会变成女人下地跳舞的吗?真是奇怪……”
        
        “够了!”
        
        他不敢继续呆在屋里,赶紧跑到院子里的太阳底下,晒的满头大汗,差点中暑,也不肯轻易到荫凉地去,因为太阳底下最安全,没有妖魔鬼怪。
        
       
        二
       
        于是,他就这样被那些关于青花瓷的故事吓大了。长大后的他,从来没有在家里看到过什么古董青花瓷,也没听父亲说起过什么古董青花瓷。
        
        他觉得终于可以从青花瓷的阴影中走出来了,因为这个青花瓷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东西,有什么可害怕的呢?
        
        然而,父亲弥留之际,却突然递给他一个青花瓷,让他措手不及。起初他不敢去接,但是看到父亲捧着青花瓷的手在剧烈颤抖,他只好双手接过,捧在手心。
        
        父亲走了,他还站在原地发呆,脑中一片空白,家里人哭成一片,他却一声都哭不出来。
        
        丧事办完后,他对这个突然出现的青花瓷,仍然有一点排斥。于是就把它放在盒子里,又把盒子放在箱子里,箱子又被放进了柜子里,并且上了锁,里里外外一共三把。
        
        他心事繁重地到庭外散步,庭外夜色如水,他如游鱼,不知不觉就游到了一汪碧水的池塘边。
        
        满天的星光落在水面上,像是在水面凿穿了无数个发光的小洞,洞的另一头是另外一个世界。兴许他的父亲,此刻就在洞的另一头生活着吧。
        
        他盯着水面上的星光出神,幻想着父亲也在星光的另一头盯着自己,一阵秋风吹来,脸上冰冷,伸手一拭,已是满脸泪痕。
        
        泪堤瞬间崩塌,他站不住了,跌坐在地上泣不成声,泪从指缝中如雨滴下。身边的水塘,水面纹波微动,也为之动容。
       
        
        三
        
        哭的累了,他仰面躺在斜坡上。怔怔发呆的时候,隐隐听到一曲古筝,是他从来没有听过的曲子。那声音断断续续,却勾住了他的耳朵,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
        
        循声找去,远远看见一处亮着灯火的凉亭,再走进些,看见凉亭的四周围着朦胧的纱帐,纱帐后面,有一个袅娜的身影,那个身影上有青花隐隐绰绰。
        
        他又靠近了一些,纱帐后面的那个女子则幽幽开口,唱了一段优美的无名词:
        
        长亭纱帐等烟雨,
        
        愈等云愈低。
        
        远处浓雾袅袅起,
        
        愈近花愈隐。
        
        他站住不敢动了,怕踩到枯叶,也怕踩到枯枝,怕莽撞的脚步踩出噪音扰了这段绝美的唱词,于是他就愣愣地站在原地聆听。
        
        词唱完了,他站在原地等了许久,再也没有声音,只剩下古筝还在耳边行云流水。他不敢打扰,轻手轻脚地退回去,带着一半的魂魄回家了。
        
        第二天晚上,他又来到了这个地方,还是站在那个不远不近的地方,听她唱词,今天还是一首无名的词:
        
        从铜绿,
        
        到熙攘。
        
        烟雨如旧,
        
        青花满裳。
        
        亭中一曲唱罢,他感觉满身历史红尘,从缀满铜绿的过去,到熙熙攘攘的车水马龙,那个雨巷中的苔藓,长满石板墙。
        
        他内心颤抖着想靠近,但是那清远的古筝曲如柔波一般轻轻从亭中推出,带着不容靠近的清高,于是他又失魂落魄地离去。围在亭外的纱帐,像是寒冰凝成,难以靠近。
        
        尽管如此,他也满足了,依旧每晚前来听曲,从不向前多走一步。虽心中不舍,但听完后也能坚决转身离去。曲终人散,就是这个道理。
        
        不知不觉半个月过去了,身上的衣服又加了一层。他在长亭外听完一曲,稍作回味后,转身欲走,亭中的女子终于开口叫住了他,声音如瓷器清鸣。
        
        “客人,可以一见了。”
        
        他看见纱帐里的身影站了起来,面朝着他,看不清面容,但是他肯定,她在对着自己笑。他欣喜不已地快步走到纱帐前,却看见纱帐的入口处打了一个结。
        
        他耐着性子解开结,发现里面还有第二层纱帐。再解开,居然还有第三层纱帐,他心道好事多磨,心平气和地打开了第三层纱帐。他才终于见到了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女子。
        
        这是个穿着旗袍的盘发女子,容貌姣好,皮肤光泽如玉,精致的像一件上乘瓷器,让人赏心悦目。
        
        他们之间没有更近一步,仅仅是相对而坐,她继续弹琴唱词,他继续静静聆听,一个如痴,一个如醉,没有任何对话,也根本不需要有什么对话。
       
        
        四
        
        门房老王觉得少爷最近有点不对劲,这段时间天天晚上都出去散步,回来之后精神恍惚,有时候连喊几声都没有反应,像丢了魂儿一样。
        
        老王很担心,晚上就守在大门旁,拦着他不让他出门。
        
        “少爷,不要再出去溜达了,天凉了,外面寒气重,早早回被窝睡觉吧。”
        
        “没事,我又添了一件衣服,不会冷的,我很快就回来。”他不容置疑地说。
        
        老王只得放他出去,刚关上门,还是不放心,于是就悄悄跟在后面。
        
        跟着没多久,老王就迷惑了,他不明白为什么少爷要绕着那个池塘一圈一圈地转悠,像着了魔一样。
        
        “他想干啥?”
        
        老王躲在远处看着,暗自琢磨着,突然心中一惊:“不会是想寻短见吧!”
        
        老王按捺不住,正要冲过去制止,突然眼前一花,看见少爷的面前突然冒出来一个亮着灯的凉亭。老王僵住了,眼睁睁地看着少爷笑眯眯地走进凉亭,和亭子中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面对面坐着,一动不动。
        
        老王躲在远处,看的心惊肉跳。那女子身上的衣服,跟老爷留下的那个青花瓷的图案是一模一样的啊!
        
        老王不敢独自上前带走他的少爷,就拖着瘸腿狂奔回家,叫了好几个人,拿着刀枪棍棒,正心急火燎地要出门,刚跨过门槛,就看见他的少爷迎面走进门来了。
        
        老王一把抱住他,涕泪横流,这个年过花甲的老人,瞬间哭成了一个孩子。
        
        他不明所以,忙问老王怎么了,老王抽泣着说道:“少爷,你以后可再也不要晚上出门了,你天天晚上去找那个青花瓷,总有一天会没命的啊!”
        
        “什么青花瓷?我找青花瓷干什么?”他一脸茫然。
        
        “我的少爷,我的亲眼看见了,刚才你去见的那个女人,不就是青花瓷吗!”
        
        他笑了,说:“王叔,人家穿的青花瓷旗袍,就算不知道名字,你也不能喊人家青花瓷吧。”
        
        老王生气道:“你怎么不懂事呢?你给我说说,老爷传给你的青花瓷你放哪儿了?”
        
        “锁在柜子里了啊,怎么了?“他觉得莫名其妙。
        
        等他里外三层地打开三把锁之后,装着青花瓷的盒子已经空了。老王指着空了的盒子喊道:“你还不明白吗?那个女人就是这个青花瓷啊!”
        
        “王叔你又拿小时候的故事来吓唬我,这明显是遭贼了吧。”他不以为然地说道。
        
        老王急的抓耳挠腮:“你怎么就不信哟!”
        
       
        五
        
        其实,他心中了然,他曾在白天去过那个地方,根本没有什么凉亭,也没有什么三层的纱帐,更没有风姿绝代的美人。
        
        回想起来,她那身旗袍上的青色牡丹,花朵的样式跟那个青花瓷上的图案几乎如出一辙,也怪不得她会长得像瓷器一样精致,原来她本身就是一件瓷器啊。
        
        那三层打了结的纱帐,应该就是锁住青花瓷的那三把锁吧?亲手上的锁,又被自己亲手解开了,青花瓷不见了也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是青花瓷又怎么样呢?知晓了她的来历,心中明朗了,就可以更坦荡的相见相知了。
        
        可是门房老王和老妈子成了一道障碍,一到晚上,他们如临大敌,死死盯住他,坚决不允许他出门。
        
        他也不急不恼,想着,那也没关系,等你们都睡了,翻墙出去便罢。
        
        于是他真的这么做了,每天晚上等夜深人静时,他就鬼鬼祟祟地跑到墙边,硬撑着羸弱的身体,艰难地翻墙去幽会。墙头上有很多防贼的用的尖锐铁片,在他身上留下越来越多的划痕,或深或浅,触目惊心。
        
        最近几天,他感到身体不适,经常全身乏力,并且还头晕头疼,但他心中念着她,依旧强撑着去翻墙,结果爬到一半,就体力不支,栽倒在地不省人事。
        
        郎中把脉之后,面色凝重地摇了摇头,说没救了。老妈子坐在地上哭天抢地,老王气急败坏地大喊:“什么叫没救了!我家少爷到底得的什么病?你要是不能治就直说,我找别的大夫去!”
        
        大夫也生气了,怒道:“你跟我喊什么?你家少爷病了多长时间了,之前也没见你急,直到现在没救了,你才来跟我横,你早干什么去了!你看,他身上全是被生锈的铁器划出的伤口,疮伤都恶化成什么样了!”说着,他捋起了少爷的衣袖,袖子下面,是数不清的纵横交错的划痕,有的又红又肿,有的还在流脓……
        
        老王明白了,扑到床前,颤着手抚摸少爷那划痕密布的手臂,泪如泉涌。沉默许久,突然像一头狮子一样蹦起来,直直地往墙上撞去,被人拦住后,拼命地挣扎着喊道:“让我陪少爷去!我要跟少爷到那边去,到了那边我一定好好照顾他,他要怎么样都行,你们放开我啊……”
        
        办完了少爷的丧事,老王万念俱灰,犹如一具行尸走肉,日夜守候在那个青花瓷曾经出现的地方。
        
        却一直没有等到,于是他学着少爷,围着水塘一圈又一圈地走。没过多久,那个凉亭就突然冒出来了,他走到亭中,那个女人满脸惊讶地看着他。
        
        老王很想捡起一块石头砸了这个化作人形的青花瓷,可是他做不到,他已经辜负少爷太多了,怎能再毁了少爷最爱的东西。
        
        静立许久,老王最终只说出了一句话:“少爷死了。”
        
        老王看着这个女人姣好的面容慢慢被痛苦缠绕,心中有些快意。可不知为何,看着这个女子痛苦的表情,他竟眼眶一热,眼泪又要决堤,他迅速转身,一头扎进北风呼号的初冬寒夜中,渐行渐远,最后被夜色埋没,不见踪影。
        
        只剩下亭中的女子,独自默默抚琴,满脸心碎。
        
        池塘结了冰,月亮像照在了镜子上,一面巨大的镜子。夜色沉默着,冷清着,忽然一道裹着青花的身影在月光下一闪而过,重重地落在池塘的冰面上,冰面清脆地碎裂了,留下了一个冒着寒气的冰窟窿。寒气下,晃动着的水,抖碎了那一抔月光,所有的过往都在这小小的一方水面上变得影影绰绰,难辨虚实……
        
        多年后,有人在一个干涸的水塘里发现了一个年代久远的青花瓷。它的瓶身,越看越像是一个袅娜的女子,轻轻一碰,瓶身轻鸣,隐隐有箜篌之音。
       
      徽帮裁缝品牌故事
       

      ☆官方网站:www.sungilfood.com

      ☆官方微博:徽帮裁缝高级定制

      ☆微信号:hbcf_1912(服务号) hbcf-1912(订阅号)

      ☆全国统一服务电话:400-0088-669

      ☆门店地址:中国·合肥 蜀山区黄山路1912商业街B区16栋-1-1

      返回品牌故事

      更多精彩: